第五十二章 偷窥风波

“小兔子痴迷于这里的风景,却还惦记着日后要带母亲来看,于是,它又踏上了旅途。秋日,落叶堆积成山,它又遇到了善解人意、温柔善良的野雁。冬日,它冻得浑身僵硬的时候,是小熊将它抱在了怀里,任它取暖。”

“小兔子翻山越岭,踏遍天涯海角,历经春夏秋冬,仍是没有任何关于母亲的音讯,甚至它连母亲的样子都有些不记得了,但它却遇到了许多朋友,给了它刻骨铭心的温暖和友爱。小兔子渐渐开始明白,也许它再也找不到母亲了,但它却拥有了成千上万份幸福,是来自朋友的。”凌芷惜的故事说完了,她期待地看向赵玉卿,希望他能通透一些。

赵玉卿却垂下头,手指捏成了拳,表情冷漠。过了半晌,他才开口:“谁告诉你的?”

凌芷惜战战兢兢地看着赵玉卿,支支吾吾地说道:“什么……谁告诉我的?”

“这故事你哪里听来的?”赵玉卿冷声道。

凌芷惜傲气地昂起了下巴,得意地说道:“什么哪里听来的,这可是我编的!自创,明白么?”

“自创?”赵玉卿的语气和缓了下来,“你自创的东西可真多。”

凌芷惜笑着点了点头,对赵玉卿说道:“现下,你的心情好多了吧?我们一起回福禄殿如何?”

“不去。”说到回福禄殿,赵玉卿又闹起了别扭,脸色一沉,比夜色还要冷清。

凌芷惜急得在他身旁上蹿下跳:“三殿下,这次的庆功宴,是官家特意为了你而摆办,若是你不去,岂不是让官家失了颜面,又伤了父子和气?”

“庆功宴的摆办,是为了他自己的颜面。我和父皇的情义,早在他当年辜负母后之时,就恩断义绝了。”赵玉卿沉声说道,他并不想继续纠缠这个事情,便转身打算离开湖心亭。

凌芷惜不依不挠,一把拉住赵玉卿的手腕,挡在他身前:“就算你父皇曾经辜负了你的母后,但你是他的亲生骨肉,血浓于水,他对你的感情是无论如何不会掺假的。再者说,即便你铁了心要恨你父皇,那太后呢?她可是一手将你拉扯大的人。”

赵玉卿停下了脚步,垂着头,目光不知落于何处,只是不再反驳。

凌芷惜顿了顿,继续说道:“你缺席庆功宴一事,让太后也颇为心急,下令整个粹华宫的宫人外出寻你,他们都是一心向着你的。我知太后花耗了许多心思想要修复你和官家之间的感情,若你始终如此,她定然十分痛心,因为,不仅你是她的孙儿,官家也是她的儿子呀!”

提到太后,赵玉卿微微动摇,他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皇祖母为我的事,确是颇为费心。但……”

凌芷惜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仰起头看向赵玉卿:“不仅是太后,那宴会上的许多人也在关心着你,期待能一睹玉朝战神的风采。”

赵玉卿闻言,抬起头,凝视着凌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