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 21 章

永远消失——这是许盼儿渴望已久的。

还是人的时候,她拼命的想活着,没活成。变成鬼了,想死去,却也死不成。

她被困在这栋房子里,任何悲苦喜乐都没了意义,陪伴她的只有飘浮在光束里的尘埃,最开始她还会日复一日地记着日期,死去的第一天,第二天……第十五天。

直到有一天,她坐在窗台上,连着看了三十三次的日落,她才意识到,时间已经没了意义,别人的三十三天,对她来讲和一天没有区别。

这样一天天空耗着,再多的仇和怨,折磨的不过是她自己而已,永远消失吧,哪怕魂飞魄散也好。

许盼儿几乎是凄然一笑,问李星:“你可以让我消失?”

李星看她这副淡漠生死的表情,才意识,刚刚自己的话让她产生了误会,赶紧解释:“我说的消失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你难道不想重新做回人?”

重新做回人——许盼儿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睁大了眼睛,她似乎感觉到了血管在脖颈上嘣嘣地跳了起来,想!太想了!

转念间,她眼里的光又暗淡了下去:“这怎么可能呢?”

李星见她不信,于是说:“我可不是一般人,我是个道士,而且是道士里面最厉害的——天师级别。”

李星看女孩的表情还是有些怀疑,继续自信地说:“像你这样的鬼我见多了,没十个也得有八个,都被我治好了,对于你来说不可能的事,我轻轻松松就能办到,你信我吗?”

李星说的这段夸大其词的话,简直漏洞百出,无论哪一句拿出来,都经不起深究。

但此时,李星在许盼儿眼里,宛若神明,他说的每句话,她都愿意奉为圭臬。

“我相信你”许盼儿说。

在女孩崇拜且全心全意信任的目光里,李星难得的有些脸红,“我、呃……其实也没那么厉害。”

李星怕她继续失望,又赶紧说:“不过,让你变成人还是可以做到的。”

“你其实不是一只正常的鬼,准确来说是怨鬼,生前的怨气把你困住了。”

“怨气呢,对于鬼来讲,就是一种病,只有病好了,成为一只健康的小鬼,才能重新做人是不是?”

“所以,我得先知道你在怨恨什么,才能帮你。”李星迫切地想知道,她背后的往事。

李星先问了她为什么要抢劫老太太。

说起这件事,许盼儿又露出了愧疚之情,“我真不该抢劫奶奶的。”

这句话让李星觉着很有深意,许盼儿明显对这件事很后悔,但令她后悔的却不是‘抢劫’这件事本身,而是她觉着不该抢劫老太太。

李星问:“也就是说,你那天就算不抢劫奶奶,也会对其他人下手?”

许盼儿确实会,她说:“我知道持刀抢劫会被判刑,判一年我就17岁了,判两年我就成年了,判个三年四年,我就是个能自力更生的大人了,我只是想逃离那个家。”

许盼儿说自己是这家房东的女儿,不过不是掌上明珠,是个自生自灭的弃子。她本来就不受宠,在弟弟出生后,就更被漠视了。

“知道我的名字为什么叫盼儿吗?不是儿化音,是他们期盼再有个儿子的意思,我就像多余的一样。”

她的父母如其所愿,在许盼儿四岁的时候生了个儿子,取名许志杰,寓意很好,杰出有志向。

她的父亲是当地的一个混混,好酒好赌,在许盼儿的记忆里,父亲很少笑过。

“也只有在弟弟出生的那几天,他高高兴兴的。”

但喜悦没持续多久,这个带着全家希望出生的小男孩就因病送去了医院,最开始是得了小儿哮喘,但哮喘治好了又得了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