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赦无罪

小二月一股脑将她先头警示曲广袤之事,曲广袤此次擅自离营并非逃兵,而是为断敌方粮草的来龙去脉全部说了出来。

圣上听完小二月所言,敛首沉思许久,再抬头,面上严肃问道:“你怎知此次匈奴又是虚晃?”

小二月早准备好了说辞,不慌不忙应道:“臣女不知,原本只做假设。若说前次匈奴是探知了我方增兵的消息才偃旗息鼓,内里太过蹊跷。一来,匈奴大张旗鼓,发兵数多,探子都惧匈奴来势汹汹,他们该是做好了要打一场硬仗的准备,何恐我方增兵。二来,匈奴先至,我方援军尚远不及。他们来攻都算出其不意,在援军赶到之前,怕已能大败西北军。他们却偏偏选择了退兵,好似我方占了便宜。是舅舅来信上笑说,兵法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匈奴这番虎头蛇尾,再来,他们早做好了准备,都不怕了。我就想,匈奴会否是故意虚晃,目的正是做状衰竭,反过来松懈我方。”

圣上沉默片刻,又问:“你若并非言之凿凿,曲广袤怎会如此冲动?”

小二月顿时捶胸顿足道:“我都不曾想舅舅会如此冲动。恳请圣上……”

圣上突然一摆手,面上似怒道:“胡闹!”

小二月一愣,恍惚中不见了先头圣上亲切,顿时心下再添懊悔。不说曲广袤冲动,她都太冲动了。怎么敢一而再面圣求情?为了求情,还当着圣上的面班门弄斧议政。她那点小聪明,能保佑家人就好,国家大事哪里轮得到她操心。她凭什么?她可是犯了大错了!

小二月意识到自己犯了大忌,顿时战战兢兢,这没说完的话,她原本相求圣上再次增兵。她是为了救曲广袤,但话自然不能这么说。小二月是想晓之以理,说梁允已是亲自带兵二度征战,若匈奴当真再次退兵,也不能叫梁允堂堂皇子平白折腾两趟不是?那他们与其等着被匈奴虚晃折腾得筋疲力尽,军心松散,不如干脆先发制人,这次就直接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正好梁允可以和曲广袤里应外合。梁允带大军只要牢牢包围匈奴,曲广袤在内焚毁敌方粮草,甚至可以兵不血刃,便能困得匈奴不战而降。再等到二部援军赶到,他们可以继续乘胜追击。这多好呀。然而,这些话小二月却已经不敢说了。

私心里,对小二月来说,这事儿好又好在,虽然事情提前了,但既然已经提前了,如此一来,一切似乎又回归了原位。那么,事情若再次按照前世发展,梁允这回没个三年五载回不来……

瞧着小二月知道怕了,可那眼珠子闪躲着,闪躲着,却又开始滴溜溜地转,圣上忽然又笑着问道:“你想说什么?”

小二月猛然回神,瞧着圣上那笑脸,不由身子一颤。世人都说伴君如伴虎,圣上喜怒无常,她这会儿是感触颇深。怎么前一刻还在发怒的人,这会儿又能笑得让人感觉这么亲切呢?错觉,那亲切一定是她的错觉。她可不会再上当了。

“咚!”小二月突然跪倒,重重给圣上磕了个响头,因为没能控制好力度,这头磕得太实在,小二月疼得差点哭出来,抖着嗓音道:“臣女惶恐,请皇上赎罪。”

圣上见笑脸不起作用,又严肃了脸道:“你有何惶恐?”

“臣女犯了忌讳,请皇上赎罪。”小二月还不敢抬头。

圣上挑了挑眉,嘴边忍不住扬了扬,心道,小丫头还知道自己不该议政啊。

不过这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后宫女眷不得议政,是为防外戚。小二月可还没嫁进他们家门呢,这规矩现在倒还不用守。而且,他为什么看好小二月做他的儿媳妇,正是因为皮家并非世家出身,皮照民和皮怀礼皆是质朴书生,忠君爱国,全无异心。这爷俩每天挖空了心思都在帮他和梁允分忧解劳,又哪里得闲生得出异心来。圣上有时候都觉得对不起这太过忠心的爷俩,想着该给他们升升官职了,月俸高些才对得起他们的付出。不过皮家出了小二月这么个好女儿,皮家可一点都不愁银子花。圣上若无端给这爷俩升职,还怕他们被旁个世家盯上,最终作罢。总地来说,圣上是一点都不担忧,将来小二月这儿媳妇既然有才,无妨在政事上也尽心辅佐梁允最好,反正她的娘家人定不会造反。

“抬头说话,你犯了什么忌讳?”圣上明知故问道。

小二月迟疑片刻,抬了抬手又放下,抬起头来时那眼角明显噙着泪水,可怜兮兮地盯着圣上道:“臣女不该妄自仪政,请皇上赎罪。”

若不是她额头通红,圣上都要以为自己吓坏了她,好笑问道:“额头磕疼了?何必忍着,我又不是老虎。快揉揉吧。”

小二月仔细观察着圣上表情,两只小手又多迟疑片刻,说不上来,就是觉得圣上这笑容不假,这才赶忙捂住额头揉了揉。

“眼泪也擦擦。”圣上笑着摇了摇头。

正好这时华公公领着一位御医回来。

“你刚在外头跪了个把时辰的,别再跪了,起来。”圣上唤了小二月起身,后对御医吩咐道,“你帮她看看腿脚可伤了。”

“是。”御医应道,匆匆看了小二月面容一眼,认不出她是什么人,但见她绝美姿容,还以为她是位新入宫的娘娘。再瞅着圣上宠溺眼神,更认定了小二月新晋得宠。

御医给小二月看腿脚看得可仔细,又小心翼翼地避着忌讳,不敢碰触小二月双腿。就是要给小二月诊脉,他都要在小二月的手上盖上一块布巾,不敢直接接触到小二月的皮肤。这看起来花费的时间就有些长了。

小二月坐在椅子上,不由一直打量着圣上。

她没有想到,刚刚圣上一个眼神,华公公居然是领命去请了御医来。圣上如此体贴,小二月心下阵阵发暖。其实抛开身份不说,圣上当真是一位万般慈爱的长辈呢。

也许,圣上跟常人也并没有太大差别?

对呀!圣上也是人,跟常人又能有多大差别?

小二月歪了歪头,发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