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进城一年半了

2009年1月7日,周三,农历腊月十二,早上五点,孟小佑被闹钟闹醒。

揉着不想睁开的眼睛,打着呵欠,孟小佑钻出了温暖的被窝。

孟小佑是个美女,一张瓜子脸,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一对盈盈的酒窝在嘴的两侧。

孟小佑前面十六年生活困顿,在家里的时候,饭菜里面几乎没有油水,所以,自打16岁那年夏天进城,到现在差一个多月就18岁的这一年半,孟小佑倒是抽了个子,一年多的时间就从进城的158cm抽到162cm,显得又瘦又高。

同屋的室友李晴每次都会被孟小佑起床时那翻个身都要吱呀作响的床吵醒,每每都是睡眼惺忪的看孟小佑一眼,翻个身继续睡觉。

有的时候,头天晚上不太累,睡得早一点,心情比较好的时候,还会跟孟小佑打一声招呼,再继续睡觉,当然,若是心情不好,自然是要喷孟小佑几句的。

一月份的天气,早上五点还是很冷的。

都说东北的冬天冷,可是人东北有暖气啊!地处西南的这个省会城市,说是冬天不咋冷,可是,一月份早上五点的气温也是在零度左右,最冷的时候,到过零下六度。

这种考验意志的事情,是孟小佑十五岁考上高中就天天在做的事了。

虽然现在没上高中,不用再去赶早读了,有时孟小佑也会有想要退却的瞬间,想要躺回温暖的被窝里,想要多睡三个小时,十七八岁正是贪眠的时候,真的不想早起!

可是,却有另一种紧迫在追着孟小佑跑,因为孟小佑想要参加自考,拿大学文凭。

孟小佑去自考办咨询过了,2月底就要开始自考报名,4月的第二个周末就要考试。

孟小佑打算报考的那两门课,才只过了一遍。距离报名只有一个多月了,如果到时觉得没有都通过的可能,孟小佑就打算只报考一门,毕竟,再便宜,报名费还是要几十块。

孟小佑辛辛苦苦端一个月的盘子,打扫卫生,切菜洗菜,能挣到1080块。

和李晴合租的房子要400,一人两百,剩下880,留下280块钱,作为平时的零用和应急,那600块钱,雷打不动的要打给父亲孟有福,稍晚一两天,父亲或是母亲的电话就要找到餐馆来。

孟小佑打工的兴旺餐馆,老板是她村里隔壁邻居拐了十八弯的亲戚。

说是亲戚,不过是有的时候家乡有人办红白喜事的时候,会偶尔去到同一家的点头之交而已。

不过,当初的孟小佑一家没够上对方的一个点头。所以在孟小佑上完高一的那个夏天,辍学打算进城打工的时候,是厚颜托了这个邻居牵的线,方才有了这一份工作。

当时进城的孟小佑虽然有158cm,但是极瘦,也就显得矮小,头发枯黄,虽说是读到高一辍的学,但拿到手上的的确只是初中毕业证。孟小佑的神态是怯生生的,可唯有那双眼睛,即便是怯生生的神情也掩饰不了那双眼睛的清澈和灵气。

当时商定的试用期为半年,试用期工资只有500块,能够转正才是800块,三餐在餐馆吃。

孟小佑留下来,和当时正在找合租人的李晴成了室友。父亲孟有福帮她交了3个月的房租,共计600元,留给她20块钱,就离开了这里。

他要赶连夜的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