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意外情况

新年过后,学校开学,叶知秋的生活又回到原轨。

任天遥新年演奏会后第三天,便随巴黎交响乐团出访东欧,一轮巡演下来,回到巴黎都快二月了,

一回来就跑来问叶知秋,跨年演奏会后去了哪里,明明之前倒数的时候,他在台上还看到叶知秋。

等后来演出结束后找她,手机都关了。

叶知秋说太累了,回家睡觉了。

任天遥便没再追问下去,叶知秋家,三天没有灯光,这一觉睡得有点长啊。

周末,叶知秋在家睡得正香,任天遥跑来敲门。

“好久没吃过中餐,今天我请你去吃火锅?”任天遥说:“我看到downtown那新开了家川渝火锅,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最近不想吃辣的。”叶知秋懒得动,她最近困得厉害,除了上课与帮教授整理资料,几乎都在睡,到家连拿画笔的劲都没有,尽打瞌睡。

任天遥看了看叶知秋:“知秋,你最近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昨天没睡好,脸有些浮肿。”

“是吗?”叶知秋摸了摸脸,拿出手机照了下:“我是不是胖了?”

“我看不像,要不要约下医生?”

“没这个必要吧?我就是最近容易犯困,可能是春天了,不都说春眠不觉晓吗。”叶知秋不太在意地说,她自己身体的情况自己清楚,真没其他问题。

“行吧,那你说想吃什么?”任天遥一边问,一边随手摘了颗叶知秋洗好放在桌上的的葡萄塞进嘴里,咬了一口后迅速吐了出来。

“你这葡萄买得了太酸了吧?”任天遥被酸得脸都皱了。

“还好吧?”叶知秋伸手摘了一颗放进嘴里,“可以啊,没你说得那么夸张,我买的时候尝过的,其他几个品种甜到,这个刚刚好。”

“呵,你口味变得好多,以前不是最怕酸么?”任天遥又摘了一颗葡萄,再次确认了下是真的酸,自己吃不了。

“想吃糖醋排骨,想吃咕肉,想吃松鼠桂鱼……”叶知秋吐出一串菜来,报菜名的时候,脑中不由自主飘过罗亦平的名字。

这些都是他的拿手菜。

“让我想想,巴黎哪家中餐馆做苏式菜地道些。”任天遥说。

他和叶知秋不一样,出国太久,吃的方面又不不讲究,早就习惯了西餐,日常鲜少去中餐厅。

叶知秋则是穷……

去一次中餐馆的钱,在巴黎可以吃一周的简式西餐了。

最终两人找了家叫小南国的中餐馆。

小南国这个店名,在国内挺有名的,两人便跑过去,谁知道,此小南国非彼小南国,就是借了个名而已。

一大盘咕肉端了来时,那酸味,冲鼻子。

任天遥吃了一口便摆手:“这厨师的水平,比我好不了多少。”

“你得了吧。”叶知秋笑:“至少人家这是熟的,你还记得你以前做过的蛋花汤么?我说怎么味道那么怪,细一看,还是生的,能把蛋花汤都做出生的来的,你可能是独一人。”

“这不能怪我,我问我妈怎么做蛋花汤,我妈说水开了倒进去划开就好了。我全程照做的。”

“呵,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