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9】林西策

小雪说,来找冯熠的家人除了他表哥,还有他的爷爷奶奶,还有一个司机。他们说一听到消息后,就立刻启程一路从帝都连夜开车赶过来的。

“对了姐姐,我听冯熠的表哥叫他赫连熠,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用假名字骗我们,亏爸妈对他那么关心,哼!”

小雪也觉得,赫连熠的那个表哥那一脚踹的甚好。

当时她刚放学,正准备洗手帮忙,忽然就从外面进来几个人,一个老爷子和一个老太太,身边还跟着一个年轻男子和一个中年男子。

那年轻男子进来后先是在餐馆里环视了一圈,然后问小雪,这里有没有一个叫赫连熠的。

赫连熠是谁?

小雪摇摇头,说不认识!

正在这时,冯熠端着客人点的一份面从厨房出来了。

看到年轻男子的那一瞬间,冯熠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有些惊讶,更多的是慌乱。

客人的那碗面差点都被他给摔了,还好小雪眼疾手快的接了过来给客人放到桌上。

冯熠微低着头,没什么底气的小声喊了声表哥。

就见那年轻男子,微微挑起嘴角轻哼了声,一个字一个字的道。“赫,连,熠,你,很,好!”

然后走过来,一脚就把冯熠给踹翻在地上。

老太太见状,忙上前一把抱着赫连熠哭了起来,嘴里一边说着,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大的胆子,不跟家里说一声就偷偷的跑出来,万一真的出点什么事,让我和你爷爷可怎么活啊!

因为赫连熠的出走,老两口是自责的不行,老太太天天以泪洗面,老爷子也是食不下咽夜不能寐,一下子就相继病倒了,在医院里躺了半个多月才有所好转。

他们一直还不知道前几天找到赫连熠尸体的消息,赫连熠表哥一直让人瞒着他们。

若是再听到那个消息的好,估计刚从医院出来的老两口,又得重新回医院里躺着了。

还好那个并不是赫连熠,只是被误认为是他了。

老爷子站在一边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脸上却是无比庆幸的表情。还好找到了孩子,要不然都不知道怎么跟他的爸妈交代。

天知道这些天来,他们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简直是度日如年。

所以,一接到赫连熠舅舅冯云海的电话,几个人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

凌月和小雪走进餐馆,这会儿正是餐馆里最忙的时候,凌爸已经把赫连熠的爷爷奶奶请进一个包间里,让他们祖孙在里面叙话。

一起跟来的司机被安排在一张桌子前面坐着,包间门口则是侧身站着个年轻的男子。

只见他安静的微垂着眼眸,一侧肩膀斜靠在门框上,一只手随意的插在裤兜里,跟喧闹的四周显得格格不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凌月也就是随意看了他一眼,虽然没看到正脸,不过却能看出赫连熠这个表哥的年纪并不大,看上去也就是十七八岁,比小叔凌昀大个一两岁的样子。

小霍盛掐着点算着凌月这会该回来了,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个托盘,上面放着的是他亲自下厨做的他和凌月以及小雪的午饭。

因为中午店里比较忙,几个人的午饭一般情况下都是小霍盛亲自动手准备,凌月偶尔想动的时候才会下厨一次。

今天做的是水煮肉片和宫保鸡丁,刚一端出来小雪就被这个香味给勾的直咽口水。

“哇,好香啊!哥,你是不是做了我最喜欢吃的宫保鸡丁?有没有蒸大米饭?”

相处的久了,小雪对霍盛的称呼已经由原来的阿盛哥哥直接换成了哥,这样才显得亲近更像是一家人。

小霍盛微挑了下嘴角,对小雪道。

“有!还有你姐喜欢的水煮肉片!”

“你一说,我觉得更饿了!”小雪帮着把托盘上的两碗米饭端下来放在桌上。

凌月不怎么喜欢吃大米,爱吃馒头,大米饭是小霍盛和小雪的。

“姐,吃饭了,你快去洗手!”小雪摆好筷子,趴在桌上闻着饭菜的香气,忍不住催促着凌月。

凌月洗好手坐下来,刚接过小霍盛递过来的馒头,就感觉一个人影站到自己跟前。

“你就是凌月?”

这声音很陌生,不过却出奇的好听,凌月虽然不是个声控,但不可否认也喜欢听优美的声音,对于美好的事物恐怕没有几个人会生出讨厌之心!

凌月抬眼,才发现跟自己说话的是赫连熠的那个表哥。

看清了他的正脸,凌月却发现有些熟悉的感觉,好似在哪里见过他似的。

他身姿挺拔,身高应该在一米八以上。穿着白色衬衫,浅蓝色牛仔裤,简单又随意的搭配却有种说不出的好看!

总之,给人的感觉简单干净让人看着很顺眼。

“是!”凌月点头,有些不明所以的挑了挑眉梢。

“你好,我是林西策,赫连熠的表哥!”

“林……西策?”凌月不禁恍然。

难怪会觉得他有种熟悉的感觉,原来他竟是渣男林东禹同父异母的弟弟!

对了,还是赫连熠的表哥!

林西策对凌月的反应有些疑惑,看她的样子就好像认识自己似的!不过又一想,也许是听冯云海说过。

“谢谢你去省城的时候,专门告知赫连熠的消息!”

“客气了,举手之劳!”凌月轻笑,见他看了眼桌子上的饭菜,便也客气了一下。“要不,坐下一起吃?”

林西策摇了摇头,他是不怎么能吃辣的,每次吃就会嘴巴过敏红肿起来,还会刺激的喉咙不停的咳嗽。

他只是看到那个水煮肉片上面有那么多的辣椒和红油,无法想像出那个菜味道有多辣。

“谢谢,不用了!你们继续用,打扰了!”林西策礼貌的说完,便转身进了包间,外公外婆应该和赫连熠说完话了。

心里一边想着,凌月家里的餐馆虽然不大,看样子做出来的菜都挺好吃的样子,而且也挺干净卫生。

赶了这么久的路,他除了夜里在车上吃了个面包喝了瓶牛奶,肚子早就饿了。外公外婆这些天因为担心赫连熠,也没怎么好好吃过饭。

他觉得眼下还是先以吃饭为重,他刚才注意到司机老宋饿的眼睛都绿了,一直盯着其他客人盘子里的食物悄悄咽口水。

林西策一走,凌月几个继续吃饭,还时不时的夸赞小霍盛一两句。

凌月边吃,边想着事情。

前世的时候,她也只是远远的见过林西策几次,却并没有过什么接触,更谈不上认识。

那时候他已经被林东禹的父亲林南净身出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