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话 猪油蒙了心

【待捉虫】

从宫中脂粉使得贵人们烂脸,到脂粉铺子被官兵围剿,徐芮与所有的伙计花娘死于非命,再到一路逃亡流离……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自上都折返临安之后。

宫中的巧合是一层,那双面画呢?

卢光彦毫无疑问是罪魁之一,可是天歌却并不相信,这其中没有卢贵妃的参与。

作为贡品,天歌将脂粉送入宫中之前,便已经无比小心仔细的排查过。

除了卢贵妃,谁能在宫中贵人所用香脂中掺杂那种寻常大夫便能诊断出的东西,却在最终造成宫妃毁容之后才被发现?

一个作为外男的卢家公子?

他还没有这个能耐和资格。

要想剪除卢光彦的羽翼,那么卢贵妃这座大山,便绝对不能忽视。

以天歌眼下的能力,想要去动卢贵妃,无异于蚍蜉撼树,但由此对她最为得意的曹家动动手脚,却不是不行。

……

……

尽管出了红豆的事情,可天衣阁却依旧得开门做生意,是以一大早,孙三便顶着两只乌青眼,打着哈欠出了门。

不多时,天歌也从房中出来,不过却是来到校场寻找褚流。

临时的变故,让天歌暂时还没有心思去管那些乞儿,是以今日校场还是褚流一人。

见天歌过来,褚流忙不迭放下手中剑:

“公子。”

“将这封信送去曹府直接翻墙进去,确保曹弘文亲阅。”

褚流将信件接过。

“是。”

有了交代的事情,褚流当即下去换衣准备送信。

新一轮朝阳正缓缓升起,透过东方的院墙,洒下金色的光辉,在整个校场之上都铺开一层金色。

天歌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正欲抬脚离开,却忽然停住了脚步。

“准备在那里看到什么时候?”

没有人回应。

天歌转过身,冲旁边的树杈上看去。

忽然,地上树影中一阵晃动,很快旁边便多出一个被拉长的细瘦影子。

“你是怎么发现的……方才褚大哥都不知道我在……”

听着田鸡有些不大甘心的话,天歌从地上的树影间扫过。

就在田鸡懊恼自己不该大意的时候,一道声音凉凉传来:

“褚流不是不知道,只是懒得戳穿你。”

田鸡:“……”

“你们还有今儿个一日的歇息时间,正好让宋管家带你们熟悉熟悉府上的环境。过了今日,往后可就没有这么悠闲了。”

天歌抬脚欲走,身后田鸡连忙追上:

“你昨儿个晚上说,要留下得经过你的考核是……”

天歌脚步不停。

“一切等明日再说。”

看着天歌越走越远,田鸡一阵懊恼。

昨儿个就因为这个没睡好,今儿个又得再熬上一天并一晚?

想到这里,田鸡心情越发沉重,闷闷走到旁边的兵器架边,抽出一把剑,在校场中有模有样地比划起来。

那一招一式,乍一看过去,与天歌昨日的招式有几分相似,但再多看几眼,又有些褚流剑招的样子。

……

……

滴漏声声滴答,眼见离午时越来越近,茗香楼雅间中的客人也越发坐立难安。

走了不知多少个来回,又在窗户边看了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